• 励志文章
  • 励志名言
  • 励志创业
  • 励志教育
  • 人生格言
  • 经典语录
  • 感悟人生
  • 说说大全
  • 作文大全
  • 范文大全
  • 诗词大全
  • 好词好句
  • 网名大全
  • 情感日志
  • 读后感
  • 娱乐新闻
  • 论文范文
  • 经典短信
  • 当前位置: 龙游励志网 > 好词好句 > 正文

    女祸造人的神话故事【故事:淫祸】

    时间:2019-03-16 07:14:44来源:龙游励志网 本文已影响 龙游励志网手机站

    凤鸾宝帐起霞光,俱是泥金巧样妆。

    曲曲远山飞翠色,翩翩舞袖映霓裳。

    带雨梨花争娇艳,烟笼芍药媚非常。

    但得妖娆入尘世,取回长乐侍君王!

    故事:淫祸

    这几句小诗,说的是殷纣王三月十五女娲庙降香,见女蜗神像美艳不可方物,一时淫心大起,这才即兴所题。回到朝歌,那纣王浮想联翩,夜不能寐,起初欲要百镇诸侯进献美女数千,但被一众大臣劝止。而后又有费仲尤浑进言,说那冀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,倾国倾城,世间绝色,纣王闻听大喜,顿时找来苏护讨要。哪曾想苏护非但不肯,更是在午门题书,反出了朝歌!

    空口无凭,有诗为证,就见那苏护题到:君坏臣纲,有悖五常,冀州苏护,永不朝商!他这一反,纣王自然大怒,此后才有了北伯侯崇黑虎攻打冀州,女蜗娘娘差遣三妖入世,九尾狐吞了妲己,化形进宫。再后来,也才有了诸侯并起,商周大战,更有了姜子牙奉师命下山,辅佐姬昌,筑台封神!

    可叹商汤六百年的基业,皆因纣王的一缕邪念而崩塌消散,由此可见,那‘万恶淫为首’,当真是所言不虚!今天咱们要讲的也是如此,虽说其人只是个升斗小民,可您别忘了,想那纣王富有四海都难逃果报,他自然也不会落的什么好的下场!书归正传,话说在大明洪武年间,河北广平府有一米庒,掌柜的是个二十几岁的书生,叫做游之方,此人生的是唇红齿白、眉清目秀。

    这游之方其实并不是此地人士,他祖籍苏州,只因三年前与其父生出嫌隙,这才孤身一人来在了广平。而那米庒原是游家产业,他来此间打理,也算理所应当。那么说这游之方又因何会与其父不合,以至于远走他乡呢?原来,其母亡故,丧期未过,那游老员外便急着续弦,而且据说他与那女子早有勾连,游之方心中难免不平,这才会离家出走。

    本来在广平府,游之方已经习惯了这种寻常不过的生活,哪曾想一纸家书,却令他再次悲意横生。那家书言说其父忽染恶疾,抱病而亡,父子二人虽有嫌隙,可毕竟血浓于水,其父英年早逝又如何会让他忍住悲伤?于是,简单收拾了一下儿,随后游之方便骑上快马,急匆匆的赶回了苏州!

    等他回到苏州,已是半月之后,其父早已下葬。游之方先去坟前祭拜了一番,然后就在家中住了下来。而此时,他自然也见到了自己的那位二娘,不看则已,一看之下游之方也忍不住暗暗赞叹。就见那女子豆蔻芳龄,生的是妖若桃李、灿若秋霞,明眸皓齿、眉目如画,虽说一身素装,却令她又平添了几分颜色!游之方心中暗道,难怪父亲对她如此迷恋,当真是个风华绝代的佳人!

    故事:淫祸

    俗话说:红颜祸水!您想想,那游之方能为其容貌所惊艳,心中又岂会不生出一丝涟漪?只不过那是他的二娘,所以只能暗暗遐想,不敢流露罢了。

    放下他作何感想暂且不提,再说一说他的这位二娘。那女子也是正当出身,娘家姓柳,唤做如烟,只因家境贫寒,父母又体弱多病,不得已才嫁到了游家做小。游夫人在世之时,游老员外只将她养在外宅,而后夫人故去,这才将她明媒正娶,接回了家中。

    常言道:哪个少女不怀春?柳如烟待嫁闺中,也曾想过一段金玉良缘,可叹命里多舛,时运不济,最终给人做了妾室。如今那个与其父年纪相仿的男人突然亡故,这难免也让如烟那颗沉寂了许久芳心,再一次的悸动了起来。有意择人另嫁,可又舍不得游家这使奴唤婢的日子,正在这时,游之方从打广平赶了回来。柳如烟见那游之方风神如玉,不由得也是情愫暗生,她心道,倘若我能与此人结做良缘,日后非但衣食无忧,更不枉我来到了这人世一回!

    游之方与柳如烟互生爱慕,但谁也没有言明。只因这种事情有悖伦理纲常,一旦为人知晓,定会遭人唾弃,所以尽管平时朝昔相处,表面上还都恪守礼法,并没有做出出格之举。

    他们谁也不说,可还是有那明眼人能看得出来。游家有一位管事,叫做游弋,也是游之方远房的一位堂兄。此人与游之方年岁相当,自幼父母双亡,游老员外见他可怜,便接到了家中哺养。后来他与游之方同寝同食,又一同入学,长至十七八岁,游老员外便让他做了游家的管事。按理说,近朱者赤!游家父子为人良善,这游弋也应该如出一辙。可他却生性放浪,且又阴险奸诈,自打做了管事之后,更是生出了谋夺家产的恶念!

    游弋本来打算效仿那李固,先占了主母再合谋夺产,没想到此计未出,游老员外便抱病而亡。办完了丧事,这刚想要勾搭如烟,不料远在广平的游之方却赶了回来。打算屡屡落空,不免让游弋有些沮丧,可渐渐地他发现游之方与柳如烟之间似乎有些暧昧,于是稍作思索,便计上心来!

    故事:淫祸

    这一日,游之方正在书房闷坐,忽见游弋从打外面走了进来,而且不容分说,就把他拉到了街尾的一处酒楼之中。二人选了个肃静的单间坐下,随后又点了菜、要了酒,游弋把门关上,这才笑吟吟的说道:‘我见贤弟这几日魂不守舍,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’

    ‘哎!父亲英年早逝,心中难免不舍,这才会茶饭不想。’游之方当然不会说出实情。

    ‘哈哈哈哈,你我二人自幼一同长大,你的那点儿心思又怎能瞒得过我?’

    ‘哦?兄长且说说看,我究竟有什么心思?’

    ‘什么心思?你可是在想你那二娘?’

    ‘……’游弋话音未落,游之方便被惊得站了起来。

    ‘被我说中了吧……’游弋见游之方神色有变,立时知道了自己的猜测不假。

    ‘兄长休要胡说,我游之方苦读诗书,通情晓礼,又怎么生出这等有违人伦的恶念?’

    ‘哦?那我若替人做媒,劝得婶娘再嫁,你当如何?’

    ‘这个……’

    一句话,问的游之方是哑口无言。你说表示赞同吧,还真违背了自心,倘若说些别的,可柳如烟与自己又无半分干系,别说她择人另嫁了,就是开门招婿,自己也管不着啊,只不过是不要那贞节牌坊罢了!他这一迟钝,游弋的心中更是大定。

    ‘哎!我本想做一回红娘,成就了一桩美满姻缘,只是想不到人家神女有情,可你这襄王无意呀……’

    ‘此话怎讲?’游之方一听游弋似乎另有所指,顿时急切的问道。

    ‘柳如烟对你甚是爱慕,想必你也不傻,应该能够看得出来。她有意让我与你挑明,可没想到你却是如此迂腐,竟然对此视而不见,你说这不正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吗?’

    ‘二娘她当真托你来找我?’

    ‘她若不提,我又怎会知道!’

    ‘……’

    闻听此言,游之方是又惊又喜,好不容易平复了心中的波澜,这才接着说道:‘我二人虽说互生爱慕,奈何身份有别,她是我的二娘,是我爹的妾室,我又怎能娶她为妻呢?’

    ‘贤弟莫非忘了长生殿吗?何不效仿那唐明皇与杨玉环,先将柳如烟送出府去,过些时日,再令她改头换面,迎娶过门呢?’

    ‘即便换了名姓,家中仆人又如何会认不得?’

    ‘哈哈哈哈,二娘都可以换成夫人,那些奴仆又如何更换不得?此事你莫要担心,交与为兄处理就是!’

    ‘如此最好,那就有劳兄长玉成好事!’

    ‘为兄受人之托,自当忠人之事,你既然应允,且与我一件信物,让我回去对她也好有个交待……’

    ‘好,我这便修书一封,劳烦兄长带回去,给她一看便知!’

    说完,游之方唤来伙计,要了笔墨纸砚,随后刷刷点点,写好了一封书信,交到了游弋手中。游弋接过来一瞧,就见上面写着:

    微风起闺闼,落日照阶庭。

    顾盼空寂寂,唯闻燕雀声。

    芳菲藏幽谷,娇颜为谁容?

    若为玉环故,方解相思情!

    游弋看罢多时,心中暗道,有了这几句淫词滥调,你游之方的好日子也就算到了头了。他将那书信揣入怀中,随后二人又饮了几杯,这才双双回到了家中。

    游之方如何欢喜不说,单说那心怀鬼胎的游弋,他先是遣散了家中奴仆,随后便假借有事,来到了柳如烟的房中。柳如烟以为他应是为了府中的琐事而来,哪曾想这游弋一进闺房便开始言语轻浮、动手动脚。柳如烟羞愤难当,狠狠地呵斥了他几句,那游弋这才将游之方所写的那封书信拿了出来!

    故事:淫祸

    ‘柳如烟,你明里三贞五烈,想不到却与那游之方暗中苟且。要知道,你是他的二娘,你二人有悖伦常,这可是大罪!倘若传扬出去,非但官府会捉拿法办,这天下也将没有了你二人的容身之处!我看不如你从了我,咱们再用这书信去告他游之方一个乱伦忤逆,那日后这游家上下尽归你我,岂不更好?’游弋阴森森的说道。

    ‘呸!我与之方坦坦荡荡,又怎会做出那等丑事?这定是你欲夺家产,所设下的诡计!来人呐!……’

    柳如烟闻听此言,气的是芳心乱颤,开口便要招呼下人。她哪里知道,府中如今新旧更替,老仆人全都被游弋遣散,而新来的也早都被他打发的远远地,又怎么会有人听到?可游弋毕竟做贼心虚,更怕横生枝节,于是一咬牙,就将柳如烟活活的掐死在了床上。随后将那封游之方所写的书信揣入了柳如烟的怀中,这才转身而去!

    次日清晨,有丫鬟仆人去到闺房,见柳如烟衣衫不整,惨死于床上,顿时吓得大呼。不多时,不仅是游之方闻讯赶到,就连府衙的差役也来到了当场!随后,差人在柳如烟怀中搜到了那封书信,一问之下,竟是游之方所写,于是便将游之方绳捆索绑,带到了公堂。

    游之方见柳如烟惨死,已是慌了手脚,恰有差人此时搜出来书信,他稀里糊涂的便认了下来。而后到了公堂,自然也容不得他狡辩,可当知府问及是如何杀死柳如烟时,他却矢口否认。知府自然不信,于是酷刑之下,最终令游之方屈打成招,被定了死罪!

    到了这里,谁都认为此事尘埃落定,不想就在游之方被定罪的第二日清晨,就有一位游家曾经的老仆,前来替他伸冤!那仆人上的堂来,先说游之方为人良善,断不会做下此等恶行,而后又筹措重金,上下打点,这才让知府重审此案。

    待等将事情的起因经过捋顺清楚,众人不难发现这其中还有一人最为关键。那就是游弋,是他遣散了仆人在先,又骗取游之方写下书信在后。虽说书信一事,只是游之方的一面之词,但游家原有那些仆人丫鬟的口供,却并无作伪。于是,知府又命人将游弋带来问话,言语之间见他似有闪烁,所以还是老办法,一顿严刑拷打,这才让游弋道出了实情!

    最后,游弋杀人害命,罪大恶极,被处以腰斩。而游之方虽说冤枉,可毕竟也对二娘柳如烟起了色心,按照当朝律法,以通奸论处,杖责八十,随后发配岭南!

    这正是:

    青春男女易生情,若失根基累此生。

    邪说卿卿又我我,造因带果孰分明!

    • 女祸造人的神话故事【故事:淫祸】 相关文章:
    • 范文大全
    • 教案下载
    • 优秀作文
    • 励志
    • 课件
    • 散文
    • 名人名言